八匹 作品

第295章:遣送

    說明賈乘舟一直在跟蹤他,又為何跟蹤他?一切不言而欲,賈乘舟是知道他與二爺的關系。

    白品為官兩年,年歲輕輕走到今日,這點事情一點即透。

    江義把小白太醫送走,才回來回話,見雅間里小公子在,這才又輕聲退了下來。

    雅間里,顧庭之垂手而立。

    “你現在主意大了,我說的話也不聽了。”顧遠的聲音淡淡,威懾力卻不減。

    “二叔.....”

    “現在就讓魯五送你回邊關。”顧遠卻不多說,只揮揮手,“府里的事眼下還不是你操心的時候,你只需安心在邊關鍛煉自己。”

    “二叔,那你的傷....”顧遠之是聽到后,第一時間趕了回來。

    “此事我有計較。”顧遠卻不深說。

    外面江義已經進來,“大公子,走吧。”

    顧庭之失落的走了。

    江義看了也于心不忍,卻又深知二爺的脾氣,此次大公子不聽勸的就擅自回來,已經讓二爺不快,好在二爺布置的緊密,若大公子在金陵的事被知道了,定會讓那些人知曉二爺的行蹤。

    顧庭之也知道自己闖了禍,垂頭喪氣的跟著江義出去了。

    顧遠靠在窗邊而坐,微微一抬眼就能看到走出去的身影,直到身影一閃而過,他才收回視線。

    不多時,江義也折了回來,“二爺,大公子小從依賴你,聽說你有病,晝夜不停的趕回來。”

    “此次我走水路之事,事后寫信給過圣上,圣上那邊與誰說了,可打探出來了?”

    江義知道二爺不接剛剛的話,是不想提,便回道,“圣上收到信時,當時二皇子及兩位首輔大人在。”

    顧遠的手指輕輕敲打著桌面,“馬首輔不必查,趙首輔是二皇子的老師。今日賈乘舟又尾隨白品來到山上,那就是二皇子的人。”

    江義的神色凜然,“二皇子。”

    顧遠混不在意,嘲弄的笑了笑,“這幾年圣上重在培養三皇子身上,他自然是心急。”

    三皇子是皇后所生,大皇子與二皇子的親生母親是貴妃娘娘。

    當年貴妃娘娘先皇后而生下兒子,只可惜大皇子體弱,沒有活一歲便沒了,緊接著貴妃娘娘又生下二皇子,二皇子到是體壯,宮里只有貴妃娘娘一個人生子,外面都謠傳皇上專寵貴妃娘娘,知內情的人卻知道皇上與皇后才是真正的青梅竹馬,多年來后宮嬪妃多沒有身孕,卻只有貴妃娘娘有身孕,這也讓人懷疑過是貴妃娘娘所為。

    最后也是皇后身邊的一個嬤嬤抓到了往皇后所喝的水里下的避子藥,皇上震怒,甚至直接讓人去查了貴妃娘娘宮里的井水,發現也下了藥,貴妃娘娘的嫌疑才被摘了下去。

    可說來也奇怪,從那件事被發現之后,事后一個月,皇后娘娘就有了身孕,宮里其他的嬪妃緊連有孕,不過最后只有皇后生下一子,其他的都是公主。

    晚來得子,又是青梅竹馬所有,皇上自是疼愛,而這個授課老師也正是顧遠。

    貴妃娘娘那邊,雖為貴妃,不過自從發生了避子藥的事情之后,皇上便再也沒有去過她的院子。

    這些事外人不知,顧遠卻是知道。

    眼看著三皇子越來越大,又出色,二皇子怎么能不急。

    顧遠捻著手里的念珠突然停了下來,將念珠握在手里,“今晚回江南。”

    江義不知道二爺做了什么決定,卻知道二爺心里已經有了盤算,“那謝大姑娘那邊?”

    已經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