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即正道 作品

一百三十三.辦公室,校長室,還有食堂

    班主任宋紅芳準時離開教室,沒有拖堂。

    斷頭鬼呼喊著讓人把頭撿過來,但沒人理他。整整一節課游戲,所有同學都被他騷擾個遍,不止選手,鬼物也對他一臉厭煩。

    斷頭鬼只好自己操控身體摸索著,磕磕絆絆去撿自己的腦袋。

    陸離依舊第一時間離開了教室。不止是他,同樣有幾名不知是人是鬼的同學離開教室。

    而有魏永和的前車之鑒,很大幾率是后者。

    這次陸離沒再去操場,幽暗不透光的走廊,他向前探索,腳步聲傳得很遠。

    教室左側房間是辦公室,里面空無一人,剛剛離開教室的班主任并不在里面。

    陸離繼續向前,來到第三間校長室門外。

    這里已經是走廊盡頭了。

    門半掩著,陸離站在門口。如管中窺豹,門后的宋紅芳躺在桌上,一道肥胖身影壓在她身上。

    喘息聲從門縫鉆出。

    陸離在思索要不要進去打一聲招呼,正在這時,被壓在桌上的宋紅芳突然轉動頭顱,正朝向門縫。

    陸離被發現了。

    宋紅芳拍了拍肥胖身影身影,對他說了些什么,后者退開,躲入門縫之外的范圍。

    宋紅芳整理了番裙擺與凌亂濕發,走向門口。

    噠噠噠——

    高跟鞋聲依舊尖銳清脆。

    吱呀——

    老舊木門被拽開,空氣卷動間,一股潮濕氣味撲面而來——只是水鬼身上的水汽。

    “有事嗎?”

    宋紅芳盯著陸離,語氣陰冷。光亮從她身后校長室的窗口探出,背光的臉龐看不清表情。

    陸離面色平靜,就仿佛什么都沒看到,什么都沒發生:“老師,我想問第三節課是什么。”

    “體育課。”宋紅芳一頓,陰氣漸漸彌漫出來,如觸手伸向陸離。“你剛剛看到了沒有?”

    “看到了。”

    突然爆發的陰冷氣息中,陸離補充道:“我看到老師在和校長談工作上的事。”

    “……”

    宋紅芳無言,氣息逐漸減弱,縮回。

    “走吧,以后記得敲門。”

    “我會的。”

    陸離點點頭,宋紅芳關上門,這次嚴絲合縫的閉合了。

    陸離在門口又站了片刻,才轉身原路返回。

    校長室里很大幾率有一個攝像頭,可惜了。

    ——

    不過外面那群老東西就看著它們在攝像頭行茍且之事?

    “這王八蛋哪蹦出來的?真是壞了老子的興致!”

    ——

    昏暗走廊中,往回走的陸離碰上迎面而來的一道身影。

    二人擦肩而過,形同陌路。不過在陸離走出后不遠,身后遠離的腳步聲一停,又若即若離的響起。沒有接近,也沒有遠離。

    似乎那道身影偷偷跟在后面。

    陸離至若未聞,經過教室,又經過門口,走向長屋另外一端的房間。

    這邊僅有一個房間:食堂。

    不過作為對應,它看起來有三個教室那么長。

    老舊掉漆的桌椅還算整齊擺放,間隙很大。灰蒙蒙的光從窗外探進食堂。

    盡頭的窗口,一道碩大肥胖的身影在后廚忙碌著什么。

    作為整個食堂除了自己唯一的活物——會活動的物體,陸離自然向窗口走去。

    忙碌的肥碩身影背對陸離,沒有察覺到身后來人。

    接近到窗口前,一股肉香順著窗口飄散過來。

    陸離變換位置,從斜側面看到肥碩身影蒲扇般的耳朵以及豬鼻子,還有它所攪動的大鍋中的肉湯。

    大塊兒肉在湯中沉沉浮浮,香氣由此溢開。

    陸離并沒從它身上感受到陰氣。

    是妖怪么,比如豬妖?

    在鬼差冊里,妖怪對應的是精,指擁有意識的特殊活物。

    一般而言,這種陰森的布置場景,廚師詭異又沉默——那么鍋里的肉一定有問題。

    陸離移開視線,轉去觀察后廚其他地方。

    因為沒有通風的地方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