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暮浮屠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好,有強者要毀滅世界

    再度回憶了一下那四點要求,對照了一下夏淵,小奴越發覺得這四點要求不算過分!

    比方說這里的夏淵,就很符合這四點要求了——

    第一點,活的!

    恩,夏公子絕對還活著,這一點小奴敢拿性命擔保。

    第二點,男的!

    上下打量了一下夏淵,小奴發現夏淵雖然長得很好看,但卻沒有那種女性的陰柔氣息。

    而且小奴也注意到了,夏淵是有喉結的。

    所以,第二點男的,也算是符合要求。

    第三點,是個人!

    這一點雖然沒有仔細探查過,不過想想既然是在人類國度之中長大的,而且身份背景應該都查的到,并非是妖獸變的,也不是什么冥族之類。

    是個人這一點,也許大概是合格的。

    最后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

    那就是腦子沒有問題!

    這一點很關鍵。

    因為在她們的世界之中,有著這樣一句說法。

    那就是除非腦子有坑,不然誰會娶逐月可人啊!

    小奴想了一下,發現夏公子的智慧也很高的,甚至都可以欺騙到小姐了。

    這樣的人,不僅僅是有腦子,而且還是智慧過人呢!

    因此,四點要求全部符合!

    所以,小奴基本上認定了夏淵了…

    什么?她們的天空之下難道沒有這樣的人?

    呵呵…

    對于這些疑問,小奴只會冷冷的一笑,然后飛出一個鄙視無知的眼神送給對方。

    在她們的天空之下,有背景有身份有資質的人,不敢娶小姐。

    而那些敢娶小姐的——

    不存在的,這輩子都不會有了…

    不相信的話,可以隨便找一個她們天空之下的男人問一遍。

    五歲之前逐月可人還好點,自從五歲之后,殘廢在逐月可人手下的男人沒有一百也得有八十了吧!

    甚至有很多人剛剛說出愛慕的話來,就已經和這個世界徹底說再見了。

    試問有哪個男人敢冒著輕則做不成男人,重則直接灰飛煙滅的危險,帶著永遠不能洞房的絕望,甚至成親之后要時刻提防被打死的命運去娶逐月可人呢?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定是腦子有坑!

    不過因為當初傳送失誤,她們來到了這一方天地之中,小奴發現符合這樣要求的男人真的很多。

    畢竟這里的人不知道小姐的名聲啊!

    所以,見識了很多男人的小奴飄了,膨脹了!

    她的要求,提高了!

    除了上述四點要求必須做到之外,小奴又私下了制定了第五點。

    那就是資質必須要高!

    這一點在小奴看來也很關鍵。

    境界低一點沒有關系的,他們逐月世家有的是資源功法,有的是蓋世強者,隨便拉出幾個來分分鐘就能幫助姑爺將境界和實力提升起來。

    當然前提是資質得足夠,不然很早就遇到了頸屏,那么他們逐月世家就是在牛犇,也沒有辦法啊。

    小奴要求這一點,并非是她看不起那些資質差的好男人,反而恰恰相反!

    這一切都是因為小奴心中的善良!

    因為小奴清楚,如果實力不行,一旦成親之后,真的會被小姐打死的…

    …

    當然,這些事情逐月可人是不知道的,如果她要知道知道這一次的真正目的,那么絕對寧可不出——

    寧可丟掉小奴自己跑出來的。

    小奴也是十分體恤家主的用心良苦,按照他的話,是希望在游玩的過程中,可以遇到一個讓逐月可人心動的男人。

    這樣的話,他們逐月世家就不會前腳剛舉行完婚禮,后面接著就來一場葬禮了…

    也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目的,逐月可人才能偷偷跑出來的。

    不然事情又怎么會這么湊巧呢?

    家族全部高手集體全部閉關,厲害點的長輩一個個紛紛訪友,甚至那天就連家族的守護一個個都喝的酩酊大醉…

    所以說,小奴是真的苦啊,沒有人可以體會小奴在看到夏淵展現六大天門之后的那種驚喜,那種激動的心情!

    不過這些話,小奴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

    因為一旦說出來,她可能真的會被小姐打死的…

    看著夏淵遠去的背影,小奴暗暗攥了一下拳頭。

    夏淵是吧,我們逐月世家的姑爺,你當定了!

    …

    夏淵打了一個寒顫,心頭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想了一下看看是誰在打自己注意。

    楊頂天?張純?韓風?

    又或者是孫天奇?

    “應該是孫天奇無疑了,等小爺我這一次放假,一定會讓你爽的懷疑人生的!”

    恩,肯定是孫天奇無疑了!

    畢竟不管是楊頂天還是張純,又或者是韓風的話…

    他打不過啊!

    帶著一臉的冷笑,夏淵直接朝著張純那里走去…

    俗話說得好,人逢喜事精神爽。

    現在夏淵就是這樣的狀態。

    剛剛心中還念叨著要如何懲罰孫天奇,但越是靠近張純,夏淵就越是感到九十七萬積分在朝著自己招手。

    到了這個時候,夏淵的心情就越發的爽朗起來。

    等來到門口的時候,夏淵已經眉開眼笑了。

    輕輕的敲了一下門。

    “誰?”

    門內傳來了一道聲音。

    夏淵輕輕咳嗽了一聲,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確定自己很莊重之后這才開口道:“張院長,我是夏淵…”

    對面沉默了許久之后,才緩緩的說道:“進來吧…”

    夏淵推開門,又一次看到了那陽光敞亮的房間。

    誰實話,夏淵對于這樣的環境是十分喜歡的,但是對于這環境之中的人,卻就沒啥好感了。

    如果不是為了積分,那么夏淵發誓自己是絕對不會來到這里的。

    看著那邊坐著的張純,夏淵換上一幅笑臉。

    “副院長,您找我…”

    張純看到夏淵,露出了笑容,輕輕的點了點頭。

    “是啊,我聽韓風說,這一次要不是你,那么這第一也不會是我們的。”

    夏淵向來是一個謙虛的人,雖然這一次確實是因為他的關系,但是他在張純面前還是要保持一點謙遜的形象。

    所以夏淵連忙開口道:“是的,是的,沒有我那么咱們書院就完蛋了…”

    張純:“…”

    深深吸了一口氣。

    這時候你不是應該表示謙虛一下嗎?

    這樣表態,你心里很爽嗎?

    如果聽到這話,那么夏淵會狠狠的點點頭。

    必須爽,爽到家的爽。

    指了一下旁邊的座椅,示意夏淵可以坐下。

    如果張純是一個善良的長輩,那么或者夏淵就會直接坐下了,在長輩面前夏淵不想太拘束。

    可張純不是那樣的人,在夏淵的心中張純是一個處處算計,充滿了陰險狡詐的小人!

    所以,夏淵還是直接坐了呢…

    將手中的筆放在了桌子上,張純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