坤華 作品

第86章6600多字求訂閱,求支持,萬分感謝

    原本我負責的那條產品線完成了,我進入了新的項目組,而這條項目組我負責的是?tivoli?storage?manager(儲存和備份軟件,簡稱tsm)方面的業務,tsm是一個企業備份和恢復的安全套件。它是模塊化的產品結構,提供了數據的存儲和安全性,并且可以根據it基礎環境的變化靈活部署。

    應該說,這是一個不錯并很有前途的業務,但……跟我所學專業的方向距離有些大,我更擅長寫一些有關 router(路由器)的代碼,不是家里用的那種路由器,而是郵局、電信局等大網所需的那種路由器。

    再解釋的清楚一點,就比如很多公司創建了自己的網站,大家之所以能夠訪問網站,是因為,背后有一個大的 router(路由器)支持,我之前寫的就是那個大路由器的代碼。

    因為不擅長,我進去新項目組的第一天,便覺得非常吃力,但我努力學習,咬牙堅持,可是,再怎么努力,根基不在這些內容上,就好像我要從小學開始學起一樣,能力明顯比其他擅長的同事差了一大截。

    這種情況,我每天的工作心情就不可能開心得起來,因為總是出現錯誤或者明顯不如別人,我的內心就會產生自卑感,如果嚴重到影響項目進度,那更加會在整個組員面前無地自容,是我拖了大家的后腿。

    我告訴自己,這份工作收入很不錯,我們家非常需要這份穩定的收入,并且我才來四、五個月,如果又跳槽,不但找新工作麻煩,新公司也會對我印象不好。

    那段時間我很糾結,很痛苦,就比如好像英雄沒了用武之地,象棋走在了直線上,格格不入,那種痛苦,我想只有在職場上有過這種經歷的人才能感同身受。

    但是下班之后,我不能表現出這份苦楚,我不想讓姜西操心。

    我越是在痛苦的時候,我就越是想往家買點好吃的,以此來表現我開心,掩飾我的不開心。

    這天一進門,我就拎著豬頭肉,一臉開心地說,“老婆、大閨女,我回來啦!給你們買豬頭肉啦!”

    我把豬頭肉拿到閨女眼前,閨女樂呵呵地想要抓,結果被姜西抱著躲開了。

    姜西神情復雜地看著我,似乎是剛想說什么,她的手機就響了,她把孩子交給我,然后去接電話。

    電話開的免提,我聽到了楊琳的聲音。

    “喂!楊琳,你怎么樣啊?很久沒來電話了!”姜西說。

    楊琳笑呵呵地說,“我打電話來給你報個喜。”

    姜西也笑著說,“報什么喜啊?快說。”

    楊琳說,“我不做人家的小三了。”

    姜西臉上的笑容更開了,“那真是恭喜你啊,怎么樣,你挨了幾個耳光啊?”

    楊琳“咯咯咯”笑了一會兒說,“特么我找了個理由,給了他一個耳光,我能有多大勁兒啊,結果他反手狠狠扇了我仨大耳刮子,當場就給我打得倒在地上起不來了,然后還指著我的鼻子說,‘老子已經付過嫖資了,憑啥還慣你別的毛病啊!’聽聽他說的,把我當什么人?這樣的男人,怎么可能離婚娶我呢?說明他在床上都是哄我開心的,我實在不甘心,流著淚問他有沒有愛過我,他說,‘當初你是聞著我身上人民幣的味道自己貼上來的,你又不是愛我這個人來的,現在人民幣得到了,又想跟我要愛了?會不會太貪心了?’哈哈哈,姜西,你說,這些男人怎么精明得感覺都像個老妖精似的,我這貪慕虛榮的小姐姐,根本就算計不過這種老臘肉……想想還是算了吧,回想起你說得那些話,我覺得如果我不聽你的,我可能真的會不得好死。”

    說到最后一句,楊琳有些哽咽。

    姜西問,“你哭是因為失去這個男人難過嗎?”

    楊琳突然聲音就高漲了起來,“不不不,我哭不是難過,我要感謝他這樣對我,三個耳光扇醒了我的豪門夢,我沒那個命,就不去拼命了,我只是內心五味雜陳,為自己那么多年把青春獻給了一個又一個的老男人而感到悲哀,我都沒有嘗過跟一個同齡的小哥哥一起談個甜蜜戀愛的感覺。”

    姜西說,“你也不用太難過了,你現在還年輕呢,好日子還在后頭呢,從今天之后,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該要的是什么就行了。”

    “姜西,謝謝你!”

    “別跟我客氣,怎么說咱都是在一起混了好幾年的同學啊!”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不客氣了,我相信你看男人的眼光,我這回兒也不非得找有錢人了,只要家庭條件不太差,比你家江東好點的就行,你給我介紹一個男朋友吧,我現在極度需要男朋友的愛來撫平我內心的傷痕。”

    姜西笑呵呵地說,“行啊,等我給你琢磨琢磨,有合適的一定介紹給你哈!”

    “那先謝謝你了,等你好消息哈!”

    掛上電話,姜西突然雙眼湛亮地看向我說,“你聽到了哈,你覺得把楊琳介紹給周強行不行?”

    我立馬一臉嚴肅地朝她伸出反對的一掌,“你給我徹底完全打消這個念頭,別想讓我兄弟來當接盤俠。”

    姜西說,“人家已經知道錯了,想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我毫不客氣地說,“算了吧,妓女從良之后依然有一顆妓女的心基,我兄弟都是老實人,安安分分過日子的那種,你不要一世英名毀于一旦。”

    姜西眨了眨眼睛,想了一會兒,“你說得也對哈,我的英明比較重要,哈哈!”

    看著姜西笑得那么開懷,我也跟著開心了很多。

    “咳!”我心里暗自嘆了口氣,要是每天不用上班就有飯吃,有錢花,不用多,能過活就行,然后二十四小時陪在老婆的身邊,天天看著她笑就好了,可惜,我的理想太過理想化了,嘿嘿!

    很快姜西媽媽端飯出來,我們一家三口吃飯,其中一個人抱孩子,有人吃飽了,就換另一個人抱。

    晚上,孩子在我們兩個人中間睡著了的時候,原本靜寂的環境下,姜西突然說,“說說吧,你最近又遇到什么事了,心事重重的?”

    我一愣,搖了搖頭,笑著說,“老婆,你怎么這么問啊,我沒有什么心事啊?一切都挺好的。”

    姜西斜眼睨著我,“你忘記我媽說過什么話了,你還想瞞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隨即疑惑極了,“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啊?我覺得我隱藏的挺好的,天天開開心心買豬頭肉回來給大家吃。”

    姜西白了我一眼,說,“你這一周都連續四天買豬頭肉回來了,你想把我們都吃成豬頭啊?昨天買的還沒吃完呢,今天又買?我媽本來想說你,但我告訴她別管這事,我就知道你有事,不然怎么可能把腦子都落到別處去了呢?”

    我,“……”竟然連續四天都買了豬頭肉,這么嚇人的事,是我干出來的嗎?可見我真的沒帶腦子回家啊。

    在姜西的逼視下,我不得不說出實話。

    “咳!我現在的工作突然換了項目組,就覺得很不適應,每天干的事,都不是我擅長的。”

    “那能不能申請調組?”

    我搖了搖頭,情緒情不自禁就有些低落,“我擅長的工種,目前公司沒有這種項目,沒地方調。”

    姜西大眼睛翻了翻,思考了一會兒說,“你是不是想換工作?”

    我看著她,點了點頭,“老婆,你會不會覺得我這人很差勁兒,又沒有長性,剛干五個月不到就又想換工作了?”

    我正等著姜西回答的時候,她從孩子身上翻過來,爬到了我的身上,溫香軟玉投入我的懷抱那一刻,我的心都跟著暖了,我朝后躲了躲,想多給她點地方,誰想她更加往我身上貼,還摟住了我的脖子。

    她唇瓣噴灑著馨香的氣息,笑瞇瞇地看著我說,“只要你這輩子不跟我說想換個老婆,我都不會覺得你沒長性,我也都不會覺得你不優秀,我的男人就是最優秀的!”

    被她這么一說,我心里又甜又暖,可是我也自卑地說,“咳!我算什么優秀,比我優秀的人太多了。”

    姜西靈動的大眼一翻,笑得特別調皮地說,“別人優不優秀跟我沒關系,別人再優秀,也是別人的,但你是我的,既然是我的,就是最好的。”

    說完,她主動吻上了我的唇,我立刻給她更熱烈的回應。

    吻了一會兒,我感覺渾身燥熱,姜西咬著我的耳朵說,“至從有了咱們大閨女,我被累得都沒有精力好好寵幸你了。”

    我立刻做出一臉委屈的樣子,“是呀是呀,她就是個小第三者。”

    姜西忍不住地笑,“我以前看過一個帖子,是說,孩子一出生就特別鬧父母,搞得父母筋疲力盡不能愛愛,就是因為孩子天性有危機感,她不想讓父母再給她生個弟弟或者妹妹跟她爭寵。”

    這說法科不科學我不知道,但我根本就不信,我聲音突然低沉地說,“我先去把大閨女放到小床里,然后我們再來研究‘這個’問題哈!”

    我緩緩起身,輕手輕腳抱起我大閨女,又輕手輕腳把她放到了小床里,還用一個簾子擋了起來,免得她看到我和她媽媽做羞羞的事多不好對吧!

    我一臉羞羞怯怯地轉身爬到床上,拱進我老婆的懷里,聲音低沉、沙啞地說,“老婆,你現在可以寵幸我了,我最近心情真的很不好,你要是能好好寵幸我一下的話,我想我心情就能好很多的。”

    姜西摟上我的脖子說,“真的嗎?”

    “嗯!”我誠懇地點了點頭,一臉大豬蹄子表情。

    姜西深情地看著我說,“關于寵幸,我們今晚換個新套路,玩兒點花招怎么樣?”

    我一聽,心頭“刺啦”著了一團火,鼻血差點沖出來了,連忙點頭說,“好好好!你說什么都好。”我已經急不可待了,ce on baby?!

    “嗯……”姜西突然發出一聲性感的喟嘆,然后伸了個s型的懶腰,前凸后撅,像個午夜精靈誘惑著我想犯罪。

    “老婆我來……”。

    我的“了”字還沒有發出來,只見姜西一個扭身,身子輕飄飄,身姿挺拔地坐了起來。

    沒等我明白過來她什么意思,她便對我說,“你也像我一樣這樣坐好了。”

    我心想:今天的花招就是要坐著來?我們還沒有這樣來過呢。

    我趕緊像個乖寶寶一樣對著她坐好。

    我剛想伸手去拉她,她一把推開我的手說,“今天的寵幸方式叫……上課!”

    “上……上課?老婆,你是想玩角色扮演嗎?呵呵呵,老婆你口味會不會太重了點?”我內心已經心潮澎湃,老鹿亂蹦!

    “你也可以這么理解,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哲學老師。”姜西意味深長地看著我。

    “那不行,我的哲學老師是個大胡子老頭兒,一想起他,就什么情趣都沒有了。”我心想,她可真能演。

    結果她突然一本正經地開講了,“年輕人,人生短短幾十年,不要活得太委屈自己……”。

    “老婆跟你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