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土娘 作品

第75章 緣淺情深

    過了五月份,天氣變得暖和了,徐桂林的心結也算是慢慢放下了。與其說放下還不如說是塵封了。

    客戶組織了一次團建,邀請乙方也一起,算是對他們組的嘉獎,今年的業務評分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分加好評,老板kevin也比較滿意徐桂林team的努力,給一批人升職,徐桂林也榮升為bd,成為了整個組的老大,沒有多少高興的成分,只是覺得還行,自己本來和客戶就好,維護客戶關系也是自己擅長做的,做這種工作還是很容易獲得成功的。

    劉柳升為了總監,人也成熟了不少,聽說交了女朋友,但每天還是會加班干活。

    另外兩個組也升了兩個總監,都是女的,宋一車也等畢業了轉正。

    所以,團建的氛圍還是相當的好的,抽獎的時候,客戶也大方,50%的人抽了高級智能手機,還有不少平板。

    徐桂林卻興致不高,再高興也是表面的,想著好像是缺點什么的吧。什么事都激不起自己內心那池老水了吧。所謂的心如止水?

    想到這,自己也笑了出來。

    “想到什么了?老板。”

    宋一車走了過來,坐在他身邊。手里拿了兩杯咖啡,遞過來一杯。

    “沒什么,你怎么不過去玩?是不是不喜歡這些女孩,你是喜歡男孩吧,我記得你表哥跟我說過。”

    “是啊,所以覺得無聊,過來找你聊會,”

    “我啊,已經老了,根本跟不上你們這些年輕人的思路了,”

    “你才多大啊,哈哈哈,真是,唉對了,上次蔡老師來找過你,可惜你休假了,我跟他說你休假好像去滑雪了,他就一臉驚訝匆匆的走了。”

    “什么時候的事?”心猛地一縮,找過自己么?

    “就是放圣誕假的時候吧,你請假了,我在公司,蔡老師手里好像還拿著一束花,他那種高個子,一看就很滑稽,哈哈哈,不過,你們是分手了么,不好意思,我這腦子”

    宋一車不斷的敲著自己的腦袋來掩飾自己的錯誤,不過徐桂林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蔡橫為什么去找自己了?拿著花干什么?想不出來啊,明明那么忙碌的一個人。忙到昏倒住院的人。有一種自己是不是錯過什么的想法,可現在除了當事人,又能問誰去,微信都刪了,雖然有群,但很不方便問這樣的問題了吧。

    “我過去玩了,對不起昂。”

    宋一車尷尬的拍了自己兩下,就走了,加入一群女孩子的游戲之中。

    忍不住還是給李婷發了信息:“她之前來找過我,可惜錯過了,你說是為什么呢,”

    沒有告訴自己這個便宜妹子他和蔡橫的糾葛,只是輕描淡寫的寫了個她。

    李婷很快回復了:“估計是來跟你攤牌的吧,畢竟蔡橫那么優秀,哥啊,忘了吧,我也嘗試忘了他呢,加油!”

    說了也是白說,不了解情況的人,當然幫不上忙的。早該料到這樣的結果的。

    好吧,那就忘了吧,其實有沒有理由,結果還是一樣,能不能見到他都是個問題呢,自己果然是想多了。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徐桂林生日這天,遙想去年,還真是狗血啊,蔡橫送了兩套房子給他,而自己把他的舍友加合伙人揍了個滿臉血。

    想想就挺樂呵的,不過還真是個記憶深刻的生日啊,自己還在那里照了幾個自拍,有空可以翻出來看看。

    “想什么呢,樂的,唉,你最近總是這樣,神神秘秘的,是不是有情況啊?”

    李婷,自己認回來的干妹妹,坐在自己的副駕駛,笑著和自己說話。

    “沒有,我你還不知道么,整天三點一線的,哪有那個閑工夫,就是想起了好玩的事罷了。”

    停好車,后備箱里拿出了剛買來的新鮮的蔬菜和肉類,晚上李婷給他做生日宴。說是要做八個菜。

    徐桂林兩只手提著兩個大號塑料袋,手機插在牛仔褲的屁兜里,走在李婷的前面向電梯間走去。

    “我覺得啊,你肯定是有什么好事兒了,”

    李婷果然這么聰明嗎,不過不可能承認就是了,回憶那個人的事,是自己最近的快樂源泉。

    “不信拉倒,今晚我想吃那個,清炒豌豆尖,買豌豆尖了么,哎呀是不是忘買了……”徐桂林大聲說著走進向電梯,

    電梯間站著的那個人,是蔡橫嗎?白色的t恤和牛仔褲,鬼冢虎。這人還是這樣的打扮啊,真夠任性的,沒見過這樣的ceo。

    自己的尾音因為突然出現的這個人而消失變弱,蔡橫由于聽到聲音回過頭來,臉還是那張臉,比上次在網上看到的無血色的人,要好一些,不過好的有限,臉瘦的不是一星半點,而是非常非常瘦,下巴跟刀削過了似得。

    不知道說什么好,站在那里定住了,可能是手里的方便袋墜的吧。

    “你想吃豌豆尖,一會門口買點吧”李婷終于跟過來了,“唉,怎么不按電梯啊,哈哈哈,對你沒手了啊,我來吧,”

    李婷看了眼蔡橫的方向,應該是沒認出來吧,這個人的外貌變化的有點大。再說還是側面。

    電梯來了,李婷進去,用手擋著門,蔡橫站在門口不動,徐桂林不知道該不該上去,既怕上去了蔡橫走了,也怕站在這里,蔡橫自己上去了。

    “上來啊?愣什么呢,還是現在就出去買啊,不好意思,先生,你要上來么?唉?你是蔡橫嗎?”

    李婷終于認出來了,徐桂林走過去,經過蔡橫身邊的時候輕輕說了句,“上來吧”。自己也上去,站在最里面的位置,等著蔡橫的動作。心里砰砰的跳著,擔心那人又要走,就像在婚禮上毫不留戀的走掉了。

    只是一瞬間的事,徐桂林感覺像是等了許久,他的心快跳出來的時候,蔡橫終于邁步進來了。提起的心終于落回了肚子里。不過還是撲騰撲騰的跳著,離他近一些就能聽到。為了掩飾尷尬,把身體向角落里縮了縮。盡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

    “蔡先生到幾層?不好意思,你是蔡先生吧?”李婷笑問道。

    “我是蔡橫,那個,也是21層,”蔡橫道。

    房子多了還真是煩惱啊,要思考一會才能決定去哪個呢?徐桂林的心跳好些的時候,翻了個白眼。手里仍然拎著重重的袋子,手被勒得生疼,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見到了蔡橫,自己突然變得嬌氣起來,明明之前和李婷在一起也常常這樣的。

    獨自發著呆,眼睛余光看著自己旁邊的身影,不知覺的就到了。

    下了電梯,徐桂林由于沒有手沒辦法開門,李婷過去按指紋,很快就開了門。

    “蔡先生是住對面嗎?之前沒見過你哦,如果是鄰居,那今晚也一起吃吧,慶祝下桂林的生日,你的女朋友沒有來嗎?”

    李婷已經率先進去,留著門外兩個男人,徐桂林終于看了蔡橫的眼睛。

    “過來拿東西還是?要不就一起吃吧。家里挺亂的,”家里挺亂的?wtf?這是什么鳥語?

    “好,”

    蔡橫答應了一聲,突然彎腰過來,原來是接過了自己手里的袋子,被嚇了一跳,以為他要做什么似得,身體不自覺的抖了一下,蔡橫也是一頓,然后才拎著袋子進去,手被一下子解放了,手指上被勒出來的印子觸目驚心,突然就感到了疼。

    徐桂林換好拖鞋的時候,蔡橫從廚房出來,拖鞋?

    “不用換拖鞋了,過來坐吧,吃飯得等一會,婷婷做飯慢。”

    “好”

    蔡橫經常坐的那個位置,此時放著李婷的外套,是一件針織外衫,五月份的天氣,早晚還是要披一下。

    快步走過去,一只手拿起外套,另一手指著那個位置“你坐,她東西總是亂放。怎么說都不聽”

    衣服不能總拿在手里,所以蔡橫坐下后,把衣服送去了主臥,為什么是主臥,可能是因為距離近吧。

    快速的出來,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懊惱不知道說什么的時候,就聽見李婷在廚房喊“桂林?過來幫我一下。”

    “我過去看看”徐桂林站起來尷尬的說著,然后快步走進廚房,原來是讓他幫忙系圍裙,平時并沒有這個環節啊,腦子不太靈光了,

    “這些水果你們先吃著”

    “嗯,大蝦別蒸了,油爆吧。”想到蔡橫還是愛吃這種,想給他吃。

    “喲?怎么還改了口味了,行,今天你最大,聽著點門鈴一會蛋糕就到了。”李婷一邊忙著摘菜一邊和徐桂林說。

    端著一盤切好的火龍果和草莓出來,“吃水果嗎?”想起了之前的那一籃子水果被扔了,蔡橫的身體恢復了?

    “不吃”

    “哦”

    水果放在餐桌上,又慢慢回來坐好。

    “那個你身體康復了么?”

    蔡橫微微直了直脊背,雖然之前已經很直了,但還是能看得出來他的緊張。

    “好了,你怎么知道?”

    “我看了新聞,”

    “哦,沒事了,就是低血糖。”

    “哦。注意身體,”

    “嗯。”

    徐桂林站起來去把水果又端了過來,“吃點水果補充維c,”拿了一個草莓舉到蔡橫眼前,蔡橫看著草莓,聽到徐桂林的勸說之后幾乎是下意識就張開了嘴,沒辦法只好把草莓塞到男人嘴里,結果不小心碰到了蔡橫的嘴唇,稍微抖了一下,趕快拿回來。

    蔡橫默默的吃完,沒有什么聲音,兩個人之間的氛圍簡直不要太尷尬。

    幸好,還有李婷。

    “你們兩個就干坐著啊,看看電視吧”李婷出來拿了個東西又回廚房繼續做飯了。

    徐桂林打開電視的時候,門鈴響了,應該是蛋糕到了,李婷偏要給他定個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