姍梧桐 作品

第四十三章 是他,還是他

    “當眾鬧事,把我討厭的人揍了一頓,可算是報仇雪恨了!”

    “老妹啊,不是大哥說你,你說你那么兇悍,能找地到夫家不?”

    “勞煩大哥費心了,我這么聰明又貌美,不愁找不到夫家。”

    獄卒大哥別有深意上下打量了許知落一眼,然后很無語地走開了。

    被一同關進來的三個人,舒晴首先被父親領走,之后就是方府的管家來把方顧接走。

    方顧本想把許知落一同帶走,但是管家無論如何都不讓他交贖金。

    看到方顧如此為難,許知落讓他先回去,并撒謊說夏青他們很快就會來贖她。

    撒這個謊時,她自己都心虛,自己都不信。

    像夏青那群豬隊友,不出賣她就不錯了,那會到官府把她贖出去。

    在牢房內獨自坐在黃昏,門邊又是熟悉的“叮叮當當。”

    “許姑娘,你可以走了。”

    “誰這么好心?竟愿意舍棄寶貴的時間到衙門來贖我,我要給他盼個好人獎。”

    “是誰我不清楚,你自己出門看。”

    獄卒沒好氣說了一句,回身關門。

    許知落帶著疑惑走到大牢的大門。

    夕陽西下,晚霞映紅了半邊天。

    落日余暉把沈寒的影子拉地老大。

    “沈大哥怎么是你?”

    許知落一臉驚訝,沒想到沈寒竟愿意一而再,再而三到衙門將她贖出去。

    “你別誤會,我只是看在你是喵星星前主人的份上,才勉為其難來將你贖出去,給喵星星面子罷了。”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

    “又是那只貓,我竟不如那只貓。”

    “你讓人省點心吧,若下回我煩了,就讓你在牢里蹲幾天,不再來贖你。”

    “我餓了,家里有吃的嗎?”

    許知落一臉無辜看著沈寒,示意他不要再說了,她已經知錯了。

    “還有一道清炒時蔬,一道蛋花湯。”

    “這么美味,那我們快回去吧,我都一整天沒吃你做的菜了,想吃,餓!”

    許知落快步走在前頭。

    一路狂奔回到如意戲樓,許知落第一時間就是到膳房找吃的。

    她本想捧起那碗已經涼透的蛋花湯就喝。

    沈寒搶在她喝下時,出聲喊住。

    “我先幫你把湯熱一下吧,不然喝出了什么毛病,你肯定都賴我。”

    “我是那樣的人嗎?”

    “你是。”沈寒給她一個很肯定的回答。

    “好吧,那你熱吧。”

    許知落將手中的蛋花湯交到沈寒手中,乖巧走到一旁的方桌前坐下。

    外頭暮色降臨,屋內燭火微暗。

    沈寒捧著那碗冒著熱氣的蛋花湯端放在許知落的面前。

    許知落拿起湯勺,迫不及待嘗了一口。

    喝下一口,她又忍不住喝了一口。

    暖暖的熱氣從碗內撲面而來。

    原來幸福的感覺,就是在饑腸轆轆的時候,能喝上一碗熱熱的蛋花湯。

    蛋花湯喝盡,許知落歇息了一會兒,準備解決眼前那盤香噴噴的清炒時蔬。

    “聽獄卒說,你與方顧一同被關進去,他離開的時候,怎么沒帶上你,他不是喜歡你嗎?”

    “他喜歡我有什么用啊,他爹不喜歡我啊。”

    “那你喜歡他嗎?”

    “我啊?”許知落頓了頓,“不喜歡。”

    “戲陽城銀兩最多的公子,你許知落竟然說不喜歡。”

    “銀兩多有什么用啊?又不是我的。何況我還對他沒感覺。沈大哥你突然問這個問題,你難不成還想撮合我們?”

    “不過是看你兇悍,害怕你將唯一喜歡你的男子給嚇跑了。”

    “你自己都沒對象,還操心我。趕緊去跟學學如何甜言蜜語,不然你真會單身一輩子。”.

    “不勞許姑娘費心。”

    “沈大哥你先回房歇息吧,我吃好了,會自個收拾。”

    “這樣自然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