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唐 作品

章8.神話故事

    馬車走了一路,直到被火辣的太陽逼的不得不在一個村落里修整,姜洋從車廂里鉆出來,跟著一行人進了一處客居,他們要在這里等到傍晚再走。

    姜洋小口的喝著豆湯,其他人所用的飯食都很寡淡,張政只吃了一點悶豆子就放下碗筷,秀珠跟著他一起去客房里休息,另外還有兩名護衛抬著一口鎏金木箱進了房里。

    她之前可沒有見到這口鎏金木箱,里面極有可能裝著魏國的詔書。

    放下竹筒,姜洋躺在一塊草席上,翻來覆去,無法安睡。

    一來,天氣太熱,光是躺著不動都會出汗,睡根本沒法睡。

    二來,不知從什么地方傳來細微的抽泣聲,她聽在耳里,有些煩悶。

    許久,哭聲還是沒有消失,姜洋翻身起來,耷拉著草鞋,順著哭聲尋了過去。

    她在客居旁邊的一間小草屋里找到了啼哭的源頭,原來是一名滿頭白發的老婦人坐在地上哭,又不肯放聲大哭,只是不住的抽泣著,這間茅草屋距離客居較勁,因而有些聲音傳了過去。

    老婦人一看有人進來,睜開紅腫的雙眼一看,發現是姜洋,盡管不知道她的身份,還是小聲道歉道:“對不起,是我的聲音打擾到您了嗎?”

    姜洋沒有說話,走到老婦人面前,慢慢蹲下,她問道:“你的家里人呢?”

    這間茅草屋的結構簡單,實際空間也不大,她注意到了一張矮床上墊著破舊的草席,除此以外,就是一些固定在木板墻上的貨架,上面放著一些瓦罐之類的器皿,在進門的角落里,她看到了木制草叉和一些農具。

    這不是一個老農婦能有的東西,她家里應該還有其他人。

    老婦人聽見姜洋的問題,稍微止住的悲傷又涌了上來,用沾著泥土的手指在臉上胡亂的抹著,輕聲道:“我家里的媳婦現在還沒有回來,我又害怕她出了意外,我又不敢出去。”

    “那么,你的丈夫和兒子,你家里的其他人呢?”

    一瞬間,姜洋隱約猜到了什么。

    “太郎和次郎都去為女王打仗了,七瀨前年就過世,美奈子出去干活,現在還沒有回來。”

    她的丈夫已經過世幾年,兒子們被征召去打仗,而媳婦早晨離家后至今未歸,老婦人饑餓難耐,因此只能在家里哭泣。

    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姜洋嘆了口氣,轉身離開,從客居里拿了一些食物和飲水回來,交給了老婦人,坐在一邊看著她狼吞虎咽。

    老婦人吃喝完畢,取出了幾枚看不出痕跡的銅錢放在姜洋的面前,都是五銖錢,看不出是東漢還是曹魏的錢,說不定是東吳那邊流傳過來。

    姜洋沒有去接這些銅錢,她將老婦人的手推回去,慢慢道:“不如你講幾個故事解悶,就算是付飯錢了。”

    “您不是本國人?”老婦人好奇的看著姜洋。

    姜洋搖頭:“不,我是魏國人,不了解邪馬臺,你就講幾個神話故事解悶吧。”

    老婦人點頭,不敢再多問,按照姜洋的要求,講述起她所知道的故事。

    剛開始姜洋聽的津津有味,日本本土流傳的神話故事與華夏的開天辟地有雷同之處,與西方的創世紀也有幾分相像,與前者跟相似一些。

    但講述到后面時,姜洋卻眉頭緊鎖起來,因為老婦人的故事中,與她所了解的那些,出現了重大分歧!

    世界原本是一片混沌,在混沌中誕生了日本的神明們,包括伊邪那岐命和伊邪那美命一對兄妹,然而在這之后,伊邪那美命死亡,伊邪那岐命為了追回愛妻去往黃泉,在
玄幻小说